> 郭伯文的个人文集
郭伯文专栏
郭伯文

人气:1887858文章:56

郭伯文,1968年生于福建省上杭县,吉林大学政治学系行政管理专业毕业。非体制内吃文字饭。凡事苦思,以致头已半白。从形而下里寻觅形而上,再由形而上推导形而下,苦乐其中矣。幼时长辈呼文古子,以作网名。古即牯也,客家人以此昵称男性。
郭伯文:论左与右2013年11月08日 13:18
以社会地位差别而论,左派、右派的存在其实纵贯人类的阶级史,与人类社会的两极分化相伴相生。“两极分化”这个词很敏感,但人类文明的产生和发展却有赖于它。
郭伯文:论左与右2013年11月08日 13:18
以社会地位差别而论,左派、右派的存在其实纵贯人类的阶级史,与人类社会的两极分化相伴相生。“两极分化”这个词很敏感,但人类文明的产生和发展却有赖于它。
郭伯文:谈“善”及普世价值2013年11月07日 14:35
真、善、美,其实是某种价值判断的不同镜像,横看成岭、侧看成峰,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。所不同的是:善、美是以人类的情感、价值取向看待问题,而真理永远沧桑无情。
郭伯文:谈“善”及普世价值2013年11月07日 14:35
真、善、美,其实是某种价值判断的不同镜像,横看成岭、侧看成峰,你中有我、我中有你。所不同的是:善、美是以人类的情感、价值取向看待问题,而真理永远沧桑无情。
郭伯文:我的国家主义观(四)2013年11月07日 14:29
亲,多谈点“国家”,少谈点“主义”,好吗?苟国家谈没了,即使能活下来的,要再谈什么主义,没地儿啦!
郭伯文:我的国家主义观(四)2013年11月07日 14:29
亲,多谈点“国家”,少谈点“主义”,好吗?苟国家谈没了,即使能活下来的,要再谈什么主义,没地儿啦!
郭伯文:我的国家主义观(三)2013年11月06日 10:31
如果将社会主义的成败,系于出不出修正主义、出不出“赫鲁晓夫”,那么这种社会主义生命力何其孱弱;如果将一件伟大事业成功与否,系于某伟人肉身之生死,则这个“伟大”恐怕要冠以引号和问号!
郭伯文:我的国家主义观(三)2013年11月06日 10:31
如果将社会主义的成败,系于出不出修正主义、出不出“赫鲁晓夫”,那么这种社会主义生命力何其孱弱;如果将一件伟大事业成功与否,系于某伟人肉身之生死,则这个“伟大”恐怕要冠以引号和问号!
郭伯文:我的国家主义观(二)2013年11月05日 13:08
周期律太过恐怖,如同梦魇一般相伴着人类史,对人类生存发展所可能带来的毁灭性影响难以逆料,让古往今来无数圣贤哲士忧心忡忡,冥思苦想。
郭伯文:我的国家主义观(二)2013年11月05日 13:08
周期律太过恐怖,如同梦魇一般相伴着人类史,对人类生存发展所可能带来的毁灭性影响难以逆料,让古往今来无数圣贤哲士忧心忡忡,冥思苦想。

最新评论

暂时还没有最新评论